NOOTToday.com

马来西亚中文职场媒体网站

menu
NOOTToday.com

马来西亚中文职场媒体网站

我不完美But I'm OK

Editor’s choicePeople & Brand

愛笑的女孩蘇蕙雯:癱瘓不是放棄快樂生活的理由,當打遊戲闖關晉級就對了!

7709-我不完美But I'm Ok-蕙雯-婼拉-122
views
5434

認識她已經有快10年了,從開始第一份網媒工作,我們就一起共事,即使後來我轉了東家,她隨後加入。有她在的時候,我可以很放心,因為她就是那麼負責任,永遠第一個上線和最後一個下線。即使我不在,她也會知道在關鍵時候該做些什麼決定。

直到去年,我創辦了NoOTToday,她負責採訪撰寫《我不完美But I’m Ok》職場專訪系列。至今,她已經訪問了6位OKU的職場人物,是時候換我把她的故事透過文字跟大家分享。

她是我見過最愛笑的女孩,笑起來時眼睛彎成一道彩虹,讓周圍的世界彷彿都亮了起來。她叫蘇蕙雯Mandy(筆名范婼拉),是這一次的NoOTToday《 我不完美But I’m Ok》職場系列專訪人物。

12歲遇上車禍:人生從此改寫

曾經有同學問過她,當知道自己癱瘓的事實後,有沒有像電視劇情節里的畫面,不想見任何人,把病床周圍的東西都砸了?

“哈哈哈!做戲咩?” 我們不約而同發聲而笑。

發生意外後,媽媽嘗試讓她理解自己的身體情況。

“我的理解是,就像上生活技能課時,因為是電線壞了或鬆了,只要燒焊回去了,我就可以像以前一樣自由活動了……” 聳聳肩,笑說當初真的就這樣想的。

儘管媽媽告訴她,是不是可以燒焊回去,還得看老天爺的意, 就算真的成功焊接回去了,日後需要像寶寶一樣,重新學習走路,吃飯等等。

“所以我並沒有難過,我都不知道是要難過些什麼。 ”

日子一天天過去,直到中三上科學課時,蕙雯才了解到,神經線不是電線,更像是燈絲,壞了就是壞了,也不會有奇蹟發生。

“我終於明白,為什麼我的腳不會動,因為我腳想要發信息給大腦讓它操作,但是到頸項處時就斷了。”

當發現到自己不可能恢復如常人般的行動事實時,她說:“我早已適應了四肢癱瘓的生活。所以問我難過嗎?真的沒有。 ”

“我也並沒有怎樣去鼓勵自己還是什麼的,雖然事情發生得很突然,但是整個過程都很自然,每天我是自然的過、自然的適應、自然的接納,就……真的很自然,”她說得很坦然,我淚水潸然。

發生意外後,蕙雯對生活的想法是一份從容?習慣?還是對於生命的臣服?
或許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她在人生路上繼續往前走

6年級那年, 年初一隨同媽媽和弟妹從爸爸家鄉返回吉隆坡,一場始料不及的車禍,讓正在后座熟睡的蕙雯傷及了C2至C6頸椎,C5頸椎骨斷裂, 導致四肢癱瘓。

“其實,意外的發生的時候,我是毫無印象,都是事後家人告訴我事情經過,” 媽媽是為了閃避一輛羅里,而撞上了路旁的告示牌。

一位路過的計程車司機,給當時束手無措的蕙雯媽媽伸出了援手。原本媽媽要將當時已經陷入昏迷狀態的蕙雯送去醫院,但是司機表示去醫院路上正在塞車,所以建議先送去附近診所。

目測蕙雯身體上並未任何損傷或流血,在司機的建議下,兩人合力將她抬起去到停在對面方向的計程車內,再送往診所。然而,過程中並沒有做到任何防護措施。

“也不確定是不是二度傷害,但是醫生有說多少是因為過程中隨意移動所致。”

我後來有跟蕙雯坦誠,我心裡有在責怪那位司機大哥。然而,傷害已經造成,怪誰也無補於事。記得發生任何車禍意外後,請不要在沒有醫護人員的協助下,隨意移動傷者。

“我不想那位司機大哥內疚,因為那就會多一個人有根刺在心裡,” 蕙雯心疼媽媽至今依然為當年那場意外而自責,語氣儘是不舍。

醒來後的蕙雯,睜開眼睛時已經躺在病床上。家人和護士輪流給她餵食、抹身和照料。然而,對於自己的傷勢,她是全然不知。

蕙雯回憶起小時候,自己是個愛活蹦亂跳的大姐頭。

生命的重生:換個方式生活

經過一段艱難的復建之路,待在醫院半年後,她終於可以坐上輪椅出院了。

“因為躺在病床上太久的關係,我剛開始學坐輪椅時,會突然暈死過去,而且感覺非常不舒服,很不舒服,” 她當時非常拒絕坐上輪椅,後來在媽媽的鼓勵下,身體一天一天終於適應,但心理上多少還是有恐懼。

“因為被推着走的感覺,心裡很不踏實,會怕,” 清秀白皙的臉上,眉頭微皺着。

“你不可能就這樣一直躺在病床一輩子,你還想要出院回家嗎?”媽媽的話語,激勵了蕙雯想要儘快出院回家。

身體再難受,只要想到可以出院跟弟弟妹妹和家人坐在飯桌一起吃飯,講笑聊天的日子,她都咬緊牙根撐了過去。

發生意外後,原本只有眼睛和頭可以轉動,經過幾個月的物理治療後,蕙雯的雙手終於可以活動,但是右手是不太能使上力氣的,而十指是無法張開更沒有辦法活動自如。

“我頭部有感覺,肩膀以下是完全沒有感覺的,手的話只有內側是有感覺。上廁所什麼的都沒有感覺,被打我也不會懂,水燒不燒,我也不會知道。碰觸我的臉,我會有感覺,我也會感到肚子餓,” 她笑着,我心疼着。

她並沒有花太多時間去適應癱瘓後的生活。

“ 家人把我當成一般正常人生活來照顧,該上學就去上學。該吃飯就學吃飯,只不過我總是把飯弄得滿地,或把湯灑了一地。”

蕙雯的媽,抱着讓她自行學習,先嘗試自己做到沒有,真做不到才讓家人幫忙她。例如像是吃蘋果或餅乾類的食物,都盡量讓她自己來。

終於想起,曾經她跟我說過特別愛吃甜筒雪糕, 一直以來還純粹以為她是愛吃甜食而已。瞬間,我才突然明白了什麼。

“還有Pocky!” 我們相視而笑,好一段時間我經常給她買這個巧克力棒,去到哪個國家,就買哪個國家的Pocky,直到蕙雯媽後來喊說太多了,不要再買了。

能夠自己把食物拿穩拿好,邊看節目邊吃,愉悅自在的心情,是一種幸福感。

蕙雯是家裡的老大,有兩個妹妹,一個弟弟,彼此感情深厚。

Try Try Try
除了行動不便:該學該做的都得完成

回到學校上課後,她最需要適應的是寫功課。

因為十隻手指都是緊握拳頭,無法張開的狀態,所以在拿筆寫字的時候,需要戴上特製手套。但是無論如何努力,掌握筆和書寫速度,都是沒辦法像以前那樣。

“也不確定老師是不是看得懂我寫的字,根本就像是無字天書,我自己都看不懂,”無奈笑着。

老師在黑板上讓抄書時,她永遠抄不急,也只能向同學借功課,趁體育課或放學後抄寫。

“人家已經抄寫好一頁,我才勉強完成了兩行。因為一開始不懂掌控握筆的力度,每次做完功課都覺得自己手好像要斷掉了。”

當蕙雯媽媽發現這個狀況後,就給她買了各種不同的筆,以找出比較合適她使用的筆為止,就連尺也買了好幾把。目的是為了可以減輕女兒在課業學習上,使用文具時的困難。

在她細數着當初試用每一把尺的特性時,我心是在咒罵自己,為什麼以前我沒有好好上課念書做交作業。

“到要寫毛筆字時,我已經自動投降放棄,但是媽媽不準。她說:‘還沒有嘗試,你又怎麼知道不可以?’” 蕙雯媽媽一直以來都是這樣教育家裡的孩子。

即使過程中蕙雯弄得滿報紙、滿手和書本到處都是墨跡,但在她努力嘗試下,終於再次克服了因行動力導致課業上的阻礙。

MCO期間,蕙雯通過小學時學畫畫老師蔡佳甬的直播學習畫畫。

“其實,從小我就有學習畫畫,很喜歡畫畫,因為畫畫讓我心情很放鬆,”發生意外後,她也放棄了心愛的繪畫興趣。但她的放棄,很快又被媽媽幫她重拾起來。

“你不能因為自己怎樣,而覺得可以被‘例外’這件事,媽媽總是這樣跟我說。”

蕙雯分享,除非是老師要使用到剪刀剪紙,或者是黏貼手工類的功課,這些被例外也是沒辦法的事,因為她和媽媽都清楚知道,她真的做不到。但是,畫畫並不是在例外的事項內。

“因為手指上的行動障礙,我沒辦法將一罐罐水彩顏料打開,” 在老師的建議下,蕙雯媽媽去找可以讓她直接沾上顏料塗繪的彩色盤。

然而,水彩盤上的顏色有限,但是通過老師的教導,她學會如何混搭不同的顏料,得到想要的顏色。

“行動障礙不是理由,if there is will there is way。”

說好的同理心呢?
請別用您自認的幽默開別人玩笑

只是,有些事情是無法靠自己努力和堅持,就可以達成的,例如人心。

從小學到中學,再到學院生活,除了家人朋友,也有很多人陪伴她,協助她順利走過這段求學生涯。當然,也面對過不少不被理解的眼光,和不合理的對待。

像是因為體育老師因不理解她身體狀況,而被逼去上體育課,被逼進行一些她無法做到的事情等等。

甚至,被一位把無聊當有趣的老師,拿來當笑話。

“記得大學時期,有一次在我做完Presentation後,那位老師問了我一個問題:‘你有沒有嘗試過坐在輪椅上下樓梯?下樓時是不是會咚咚咚這樣,好像很好玩這樣哩!’” 雖然事情已經過去很久了,在蕙雯訴說著這些回憶時,我是滿嘴沒飆出口的髒話。

“可能是當時,大家對殘障人士的認識不夠普遍吧!在大學開學時,我所坐在的位子,前後左右都不會有人,同學們都坐得離我遠遠的,感覺上我好像是有傳染病還是什麼的,也不知道大家是害怕還是害羞。”

有一次,因為突然換課室,結果她一個人獨自被留在課室,同學們都各自離開去了新換的課室。幸好,後來下一班來上課的同學,幫忙推坐在輪椅上的她去新換的課室上課。

過去那些日子,她到底都經歷了什麼啊?

蕙雯平常躺在這床上工作,並使用手指關節鍵敲打鍵盤。

一直以來,媽媽對於孩子的成績並沒有特別要求,只要儘力了,及格也很好。念商科的蕙雯在SPM中成功考取了4科A,並在爸爸的建議下選修了網頁設計。

“我是卯足了勁去補習,因為我很怕中學畢業後,沒有大學肯收我。” 她分享會選擇網頁設計,也是為了將來可以不出門,也能在家工作(work from home)。

後來發現課程內容並非預想中想要學的網頁設計,因此轉去一家中心學習。由於學習時間不長,蕙雯多出了很多時間去思考人生和未來。

Just Give Me a Chance
還沒上班就被炒魷魚

“我不可以再繼續這樣廢着過日子,與其還沒有想到繼續念什麼課程,不如先去工作,看看我可以做些什麼,”重新燃起鬥志的蕙雯,開始在求職網站找工作。

“才發現到求職網站列出的工作,都要求至少Diploma畢業,我當時才領悟到一個人的學歷和文憑是如此重要,”就在她打算還是返回學府考張文憑時,一份徵聘OKU (殘障人士)的工作出現在她眼前。

投出求職信後,以為就此石沉大海,沒有想到幾個月後終於收到回復。

“對方聯繫我說,他們是一家運輸公司,需要資料輸入員。他們說薪水只是RM500,我說OK啊!沒問題。” 當時她要的只是一個機會,並相信只要用心努力地去做,日後薪水漲幅絕對不是問題。

只不過,裝備齊全正要去試工的當天,才得知原來老闆不要請人了。

“哈哈!這是還沒正式上班就被炒了的概念嗎?” 敘述回往事,總是聽見她坦然爽朗的笑聲。

踏上網媒工作旅程
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滿足

愛笑的人運氣不會太差,沒多久她等到了第二個就業機會。馬來西亞一家論壇要請英文編輯,不用去公司上班,可以在家工作。

該論壇就是如今的Cari 佳禮網站,而我就是當時的內容主管。我和蕙雯的情誼就是從這裡開始的。

“我一開始蠻抗拒接受這份工作的,因為是英文編輯。雖然SPM考試我英文是拿A,但要去做英文編輯,我還是沒有信心勝任。”

老樣子,蕙雯媽媽依然對她說:“Never try never know,先去試試看。”硬着頭皮她答應了這份工作,由原本做英文編輯和管理英文論壇,到後來轉去中文部。

她開始學習撰寫內容,管理臉書專頁等工作。

“我當時候真的覺得很開心,因為終於可以有一個能夠展現自己的平台,” 只是她加入中文部沒多久後,我也離開了。

“你離開後,我變成了一個只是負責copy & paste的臉書小編。這樣的工作模式,讓我深深感覺到,再這樣下去是不會出人頭地的機會的。我知道這樣下去我遲早會被淘汰的一天,所以在公司淘汰我之前,我決定為自己做些什麼。”

約莫一年後,偶然的機會下我重返網絡媒體。這些日子,蕙雯跟我都一直有保持聯繫。期間她表示過想要在新的工作環境,學習新的技巧與工作內容。

就這樣,她加入了談談網Tantannews.com,因為工作態度非常優秀,加上日子有功,沒多久蕙雯成為了我在編輯部的得力助手。

“在談談網,我開始學習找新聞、寫新聞,甚至學會通過網絡和電話去做採訪。我是越寫越熱血,也越做越開心。”

“這份工作,讓我得到滿滿的成就感,感覺就像找到了自己。我可以獨立完成一件事情,不靠任何人。”對於平常在生活上大部分事情,都需要別人協助才能完成的蕙雯來說,這是一種難以言喻的滿足。

在tantannews.com的時候,我讓蕙雯去學習人物採訪和撰寫。

“這種滿足感,對我來說它超越任何事情,” 自信在眉上飛舞着,就如當初的網站流量。

卻也因為如此,讓她成了一個工作狂,永遠是公司第一個最早上班(上線),最後一個下班(下線),沒有人加班的時候,她總是那個自願站出來幫忙的人。隨着我的離開,她撐起了整個編輯部,卻最終因為長年累積的疲憊,導致健康亮起了紅燈。

“網媒是跟時間賽跑的工作,如果慢了新聞就變舊聞了。這種速度很刺激,而我也熱衷於這樣的挑戰,只是我的身體開始喊罷工,” 看着她一開始如火焰般熱烈的神情漸漸黯然,至今我心依然帶有歉意。

修養好身體後,蕙雯在一家本地中小企業負責社交媒體管理,和內容撰寫,也開始學習寫劇本給短視頻拍攝。日子雖然忙碌,但是也充實,只要有空檔就會去上課程,自我增值。

最近也開始學習為公司內部分享社交媒體和內容營銷的知識。她一直都是如此優秀,優秀得讓人(我)引以為榮。

前排(右二)是蕙雯,和當年一起共事的同事們

職場不公平:我們都是一樣的
把挑戰當遊戲闖關

“職場上的歧視問題,嗯……多少肯定是有的。可能這跟大家先入為主的想法有關吧!會認為說OKU,坐在輪椅上的員工或同事,會是經常請病假啊!或是遲到早退啊!又或工作能力不如一般人等等。”

但是,我覺得這樣的觀念不太正確。因為,這是戴着有色眼鏡看待殘障人士,其實不管任何人,都各有所長,也各有所缺,這與殘障無關。”

“職場上對殘障人士的公平制度部分,像我們這種在家工作的,一般上會被認為因為不用去公司上班,所以薪水會比較低。可能是同樣的職務,但是結果去公司上班的人,薪水則比較高。但是,我們其實在家工作的,也是要用到電費、寬頻費等等的。”

她接著說,不管是在職場上,生活上,無論什麼人都會碰釘子,都會面對挑戰,絕對不會因為是殘障人士而有所不同,只是每個人要做的功課不同而已。

與其憐憫自己,不如活出自己。比我們慘的人,可憐的人實在太多太多了,與其抱怨這個那個,不如去做好自己能做的事情。要抱怨,誰不會?”

蕙雯笑說,自己會把生活和工作都當成在玩Game,每一次闖關成功,就等於自己等級(能力)又上一級。

“很多人在玩遊戲時遇到挑戰和困難,會想方設法過關。不管是花錢買裝備,或者一直訓練直到可以過關。但為什麼在生活和工作上,卻做不到?” 通過經驗累積,自我能力增值和加強,沒有過不了的關,遊戲、生活、工作都是如此。

“遇到失敗,你可以難過;感到失落,你可以找人分享,但是難過完了,請繼續往前走,而不是放棄。既然放棄都需要那麼大的勇氣,為什麼拿不出勇氣去面對挑戰困難,為自己的人生晉級成功?”

如果說要放棄,我們誰都沒有資格。

感謝家人的愛
為而無所求:做好當下就是未來

“活好現在、把握好現在、做好現在,就會知道我的未來是怎樣。如果我現在都沒有做好的話,談什麼未來?做好當下,那就是最好的未來,”她自嘲自己眼界短淺,沒辦法看太遠。

她總是懂事,豁達得讓人欣賞,也讓人心疼,她的身體根本就住了一個老靈魂。

“當然,我會為自己的未來打算的。我希望盡所能不去給家人帶來負擔,因為以後弟妹會有自己的家庭,父母也會年老,我不可能一直依賴他們。殘障人士一般上的生活開銷會比較大,我清楚知道日後的醫藥費,看護費等等會是最大的開銷。所以,我就趁現在盡量賺多點錢,以備日後的開銷需要。”

訪問結束前,我問蕙雯生活上有什麼想要做的事情,卻做不到的?
“嗯,我也沒有什麼想要做的喔……”

“車禍後我學會了在床上看電視,我已經很能夠適應這件事情。” 望向儲物柜上家人的照片,是幸福的微笑。

“我其實想做的,好像都有人幫忙我完成了。像我很想去旅行,而我也很喜歡去旅行,因為可以去看看這個世界,看看日常生活以外的風景。這件事情,家人也已經跟我一起完成了無數次,” 蕙雯至今,已經跟家人去過過了不少的國家,其中包括韓國、日本、台灣、歐洲等國家。

她是一位愛家的金牛座女孩,同時也擁有着雙子熱愛自由玩樂的天性。意外發生後,家人成了她的翅膀,給她力量、給她幫助、給她關愛。

“以前是爸爸負責把我抱上抱下,現在弟弟成了我的大力士;媽媽過去總是為我日常憂心忙碌,只要妹妹們在家就會幫忙分擔照料,” 心中滿是感激和珍愛家人這份愛。

蕙雯和家人之間的感情是如此親密,一家人總散發著暖心的溫度,而她就像家裡的一顆小太陽。

“我覺得hor,都明知道做不到,還有硬硬去做,為什麼要去為難自己,強迫自己做不到的事情?既然做不到,就不要做啦!就去做別的可以做的事情。”

“我可以做的事情已經夠多了,到現在都還體驗不完,也不夠時間去做,我幹嘛要去做辦不到的事情?” 純粹的笑聲中答完這道問題,但每一句都是大道至簡的人生道理。

生命的禮遇
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或許很多人從我身上看到的是,我是不幸運的,因為這樣年輕就坐在輪椅上,不能走,不能自由行動什麼的。的確,看起來好像很不幸這樣,但是反過來想,我覺得蠻幸運的。因為這些經歷,而有了今天的我,我覺得這是老天爺送給我一份幸運的禮物。”

有很多人在生命要走到某個階段,才會發現親情的重要,健康的重要,甚至是才發現可以走路是一件很幸運的事情。

“我很感謝老天,可以讓我比別人提早去體驗到,發現到它們是如此珍貴,” 平淡的口吻中,是對生命的安排當作一份禮遇。

我想對蕙雯說,你給予生命的熱愛與正向,給予我們的微信與從容,是最棒的一份禮物。你是一顆自然發亮的燈泡,即使沒有燈絲卻依然閃耀着生命的光芒,並滋養了身邊的每一個人。

採訪後記:

不是三言兩語,就能為她的故事做總結。她這一路走來經歷不少,也不是幾千字就能分享完的。距離採訪她到完成這篇專訪,已經有好幾個月了。因為工作忙碌,所以是停停寫寫,終於在某天的凌晨4點完成。其實,每一次續寫,我就淚流一次,不是因為悲傷,而是因為她對生命的那份坦然,總是感動着我,提醒着我對生命的感恩。這份專訪,有別以往我書寫的方式,因為置入了更多我想說的話。

生命這件事情很奇妙,當你接受了,臣服了,它就是一份禮物;當你抗拒掙扎,它就是一份痛苦。

蕙雯,她就像是一朵在清澈河流中隨着生命流動的小白蓮,美麗並自信地綻放着。藉此文章,感謝她這一路的無條件相信,支持與陪伴。願我們能夠繼續,用生命影響生命,用文字和故事感動人心。

以下是蕙雯(婼拉)寫過的 《我不完美But I’m Ok》職場專訪系列:

關注蕙雯的臉書專頁《不會飛的女超人》

慈濟訪問蕙雯:《活在方格內》

Editor’s choiceNoottoday EssencePeople & Brand

玻璃身藤蔓心:先天罕見疾病小美女,一針一線編織娃娃夢

6476-玻璃身藤蔓心:先天罕见疾病小美女,一针一线编织娃娃梦-FI2
views
17684

很多人,對於自己的人生總有一些抱怨,一些不滿,可以是“為什麼我出生在一個貧窮的家庭”、“為什麼沒有雙眼皮”、“為什麼我是老二”…… 的確,看起來這些抱怨有點無病呻吟。因為,在這世上還有好些人,連抱怨的權利都沒有。成為一位玻璃娃娃,不是她的選擇;成為編織達人,她選擇了努力實現這個夢想。

因為家境不好,所以自小就學會了滑板,這並不是什麼一技之長,只是她必須要學會駕馭的代步工具,因為當年家裡實在貧乏得,無法負擔一部輪椅。嬌小玲瓏的身軀一坐上滑板,就可以輕捷如燕地到處溜。

一下從客廳溜到家人特別為她身高量身定做的洗手盆洗把臉,一眨眼又從比自己腳大的家人竄過溜進房裡。但始終,她從未有機會溜進夢想的天空,直到拿起了人生第一粒毛線球和鉤針。夢想的藍圖在她靈巧的雙手下,一針一線編織了起來。

儘管年齡已有29,但身高只有98cm的她,因患有先天性成骨不全症,又稱脆骨症(玻璃娃娃)。她是Noottoday《我不完美But I’m OK》職場系列的第六位專訪人物——余曉碧 Charmaine。有着一雙靈動的大眼睛和精巧的臉蛋,我都這樣叫她:小美女。

聽媽媽的話:別讓自己受傷

Charmaine自小對自己患有罕見的脆骨症已習以為常,經常骨折痛到飆淚似乎變成了日常。心裡會覺得難受,不習慣嗎?好像也不會,因為媽媽也不避忌跟身邊的人提起她,只要有人想聽,媽媽就會把從懷曉碧那一刻說起。媽媽說一遍,她就重新聽一遍,說到 Charmaine 都可以接下下一句了。

“嬰兒時期,媽媽說我幾乎每一到兩個月骨折一次。”

到了上幼稚園,才開始減少至三到四個月一次 。因為比較懂事了, 聽得懂媽媽說的話, 加上更稍微了解到自己的狀況, Charmaine 漸漸學會了要如何保護自己,不讓自己受傷。

“只要不亂爬亂動,骨折次數就會減少。” 在跟 Charmaine的談話過程中,過往這痛的記憶卻是被她敘述得如此輕描淡寫。是對玻璃娃娃這件事習慣了,還是臣服於生命的安排?我心竟莫名感到揪痛……

Charmaine 在霹靂州一座小鎮Malim Nawar長大。在父母的呵護下,她童年就像一隻囚在籠里不能飛,也不會的小鳥。

為了避免她受傷,爸媽都會要她乖乖待在家裡。“乖,聽媽媽的話,才不會受傷”,是關懷,也是一個無形的束縛。她只能透過窗戶、門邊,遠遠看着同齡的小朋友在外揮灑着汗水和笑聲,盡情地奔跑與玩耍。

年紀雖小,心裡是難過又無奈的,但是體恤爸媽的苦心,五味雜陳的心情也只化成了嘴角的一抹微笑。

生命中最美好的其中一件事:我上學了!

回憶起上幼稚園時光,Charmaine說那是她最快樂的時光!多數小朋友上幼稚園第一個星期都會哭得稀里嘩啦,而她卻是興奮得不行,因為這能讓她暫時離開爸媽愛的保護圈。

“每天媽媽會騎腳踏車載我上下學,但是開學才過了半年,我因為不小心又骨折,要入院動手術。”

原本以為手術康復後,就可以回到幼稚園跟其他小朋友一起上學。沒想到,因為手術出了狀況,導致她沒辦法坐上媽媽的腳踏車上學。

“幸好,後來老師知道後,特別開車來接送我上下學。”對此事,她感恩至今。

期間轉介到大醫院進行手術,身體狀況也隨之漸漸改善。但骨折這件事,還是一樣跟她形影不離。

“我記得在念小學時,有一次因為骨折後必須打石膏,所以無法走路上學。校長得知我和我的家境情況後,馬上向全校師生募款,原來是為了幫我購置一部輪椅,好方便媽媽可以用輪椅推我上下學。”

對家境並不富裕的Charmaine 來說,家裡若能擁有一部輪椅是多麼奢侈的事。能夠重新返回校園學習,心裡是既珍惜又感激,只是這美好光景如煙花般短暫。

後來,因爸爸工作關係,正準備要上小六之際,舉家搬離原本所住的地方。媽媽不會開車,所住的地方又離學校很遠,基於種種不便的因素,迫於無奈之下 Charmaine 只好輟學。

輟學後,為了讓 Charmaine 繼續學習,家裡特別聘請了老師上門給她教授英語。心裡知曉自己學習能力較差,加上懂事的她顧慮到家裡經濟狀況也沒有很好,後來自行要求停課。但,未來的日子該如何過?

“其實當時我對未來也沒有太多想法,家人也認定說我就是給家裡養到老的女兒。”

“我自己什麼狀況,心裡有數,能怎樣?”

想說外出工作也不方便,剛搬到新環境也沒有認識的朋友,獨自出去萬一又弄傷自己,到頭來還不是為難了家人照顧。Charmaine 只有接受這看似命運的安排。

“我每天在家除了吃飽睡,就是睡飽吃。後來實在受不了這樣頹廢的生活,我開始學習拿起鍋鏟、學拿掃把……想要當媽媽的小助手。”

儘管被家人百般阻止,但這一次她選擇不再聽話了。每天她都努力地去證明自己的能力,漸漸地媽媽也開始放心讓她幫忙打理家務和下廚做飯。

“我不希望自己真的變成‘廢人’。 ”

這些年來,Charmaine在媽媽的指導下也練得一手好廚藝

編織娃娃夢的列車啟程了!

日子一天一天這樣過去,直到過了20歲,Charmaine開始覺得除了下廚和做打掃家裡,是不是還可以,是不是應該要做些什麼了。不想再這樣無所事事的過一輩子,人若無夢想跟鹹魚有什麼分別。儘管,當一條鹹魚其實也沒錯。

於是,她決定從自己能力範圍內可及的工作開始着手。手藝活是不錯的開始,她靠看書自學折拜神紙供品,如黃梨、蓮花等,結果一做就做了6年。不僅如此,期間她還接了包裝或組裝電子小零件的活來做,沒讓自己閑着。

這些都是Charmaine的手藝作品

其實自輟學後,她唯一的娛樂就是在家看電視,但令我不禁好奇的是,後來怎麼會走上娃娃編織的工作。原來在童年時期,這夢想已經在她心裡埋下了種子。

“記得當時我看的電視劇,戲裡有編織毛線圍巾的一幕,我自此便對編織這玩意產生了興趣,夢想着自己終有一天也能學會編織。”

隨着互聯網資訊的普及化,Charmaine發現到在網上有好多編織教學影片,這發現讓她興奮不已。她開始着手買編織材料,並一步一步跟着影片中的教學,自學編織起來。

沒想到才看一次,她就學會了!不得不說對編織這回事, Charmaine很有天賦。當年埋下的夢想種子,終於發芽了!

25歲那年,在朋友的鼓勵下,她嘗試將自己的編織作品放上網賣。

“她教我怎樣在網上銷售成品,還幫我設立臉書專頁和宣傳。原本我也只是抱着試試看的心態,沒想到反應很好,編織的作品也獲得了顧客的喜愛。”

Charmaine 分享,自己一直渴望有一份工作,至少生活有些事情可做,也可以賺取收入。但是想到自己的身體狀況,不太可能出去工作,心裡就十分無奈。

“直到開始做手藝活後,我才發現原來靠手藝可以賺到錢,和擁有屬於自己的工作。”

Charmaine的努力和才華後來在網上被傳開,正巧被一位罕見病協會的工作者看到,並邀請她參與協會活動。

活動中,熱情活潑的Charmaine認識了不少朋友,其中一位是基因研究的醫生,後來向她訂了一些編織娃娃作為義賣,並將她的故事分享給報館刊登。

常說越努力越幸運, Charmaine的編織手藝作品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關注,為她帶來了更多的訂單。

聽着她分享這一路來的夢想編織旅程,如今終於有所成果,我的嘴角不知不覺往上揚了起來。小美人,你的努力老天看見了喲!

能夠靠自己不做家人負擔,是她一生希望!
“只要顧客喜歡,我就心滿意足了”

從一開始只有三種織物,小熊、小狗和小叮噹,到現在曉碧已學會編織20多種不同的動物和植物。最近,更學會了編織可愛的人偶。

“我還在努力學習更多的編織法,目前也只是基礎編織功力,需要看編織教學圖解才能完成,還沒辦法憑空想象編織。不過只要我看得懂的編織教學圖解, 就可以很快上手和完成作品。”

對於編織充滿熱情的Charmaine,在說著編織手藝活時,身上總散發著耀眼迷人的光芒。有夢想的人,連微笑起來都是一道陽光。

Charmaine 分享,一個小小的織物看似簡單其實很耗時,手藝活的東西並不能短時間大量生產。形狀再簡單的織物都至少需花1至2個小時,小型動物也要花上3到4個小時,如果體積較大的動物最少都要花上半天以上才能完成。

能做自己喜歡的事,無論多耗時間都是值得的。只要看見花了好幾個小時後完成的作品,都會讓她很有成就感。

26歲那年,她終於獨自搭飛機到台灣旅行

常說藝術是無價,在 Charmaine 身上特顯其意義。因為,每一個作品完成的背後,都是曉碧忍着身體上的疼痛,費盡心思編織而成的。

“有時我過於專註,一時忘了放鬆脖子,等察覺時脖子已僵硬不已,那種疼痛非筆墨所可以形容。有時趕貨起來,手指痛,腰也酸背也痛但還是得繼續。”

即便如此, Charmaine 仍感到很滿足。

“從我什麼都不能做,到現在能夠靠自己努力賺取收入,即使沒有很多, 卻能夠存到一點積蓄,這種感覺實在太棒了。”

每次從顧客處得到對她編織作品的滿意回饋,還為她加油打氣。編織過程中身體所承受的疼痛,算什麼?

“知道顧客喜歡我編織的娃娃,知道我的用心和努力沒有白費,心裡真的很欣慰。我都會叮嚀他們:要好好照顧我做的小寶貝們哦!” 這邊說完, Charmaine 被自己這樣的舉動逗笑了。

愛笑的人,運氣都不會太差,編織路上請繼續燦爛地笑着走。

Charmaine就像一位活潑又熱情的天使,她對夢想的熱忱感染也感動了身邊每一位人們

記者採訪後記
不用羨慕不用比較: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長處

身障並非是一無是處,每一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長處,都有自己的價值,只要找到自己的技能,永不放棄去試、去學、去做,總有一天會成功。

There is a will there’s a way.

“不要擔心做得不好, 失敗了就再去找別的感興趣的事做。人生不是只為了做好一件事而活的, 多嘗試不一樣的,才能找到真正屬於自己的。”這就是 Charmaine 這一路走來悟出的人生道理!

雖行動不便,生活上受到局限,但她始終從未埋怨自己不如人。儘管她知道,家人只求她能夠健康成長,不求她出外賺錢養家,可她不甘自己就這樣過完一輩子。因為一份不甘心,她憑着自己雙手一鉤一編,努力編織出自己的夢想,編織了人生最美的一副風景。

如果有興趣購買Charmaine的編製作品,可以前往https://www.facebook.com/charmaineloveminicrochet/

記者:范婼拉
編輯:傑璽
照片:受訪者余曉碧提供

我不完美 But I’m OK 職場系列文章

Editor’s choiceNoottoday EssencePeople & Brand

為翻車後的人生再翻一次牌:身體障礙不能阻止夢想前進!走不出門那就創業

5906-garrick-我不完美fi
views
18686

“未來人生這條路該如何走?”,你是否曾在夜深人靜時問過自己這句話?25歲前,他坦言自己從未想過。從小長得高大,樣子也不錯,讀書時期交上了個漂亮的女友,擁有一份還算滿意的工作,走在標準的人生劇本上。

曾經以為,此生不就畢業、工作、結婚、生子、退休……但這一切,卻在他2011年某天下班路上,車子突然失控撞向路旁的欄杆後,車子翻了!他醒來後的世界,也從此天翻地覆。

他的頸椎神經線幾乎斷裂,肩膀以下癱瘓也失去了知覺,從此失去生活自理能力,甚至連輪椅也坐不起來,他曾經想過一死了之,但最終沒有。

或許你以為那會是一個以悲慘劇情式的人生展開,但不是的。33歲的他,目前和漂亮的女友共同經營一家服飾店,努力在為彼此生活打拚:“現在的我,是置死地而後生的全新生命。”

他是Noottoday《我不完美But I’m OK》職場系列的第五位專訪人物——Shoploooh創辦人之一陳耑溶(Garrick)。

意外不能預測:但是未來可以改變

在新加坡音響工程學(Audio Engineering)畢業後的Garrick,選擇留在新加坡工作了4年。前2年從事與科系相關的工作,卻因為工作內容需要經常熬夜,家人擔心他捱壞身體,因此聽從父親的勸告下轉換跑道。後來決定回去新山發展,在一家電器店從事銷售業。

返國後,正努力展開全新的人生,但是沒想到老天卻在這個時候給了他一個巨大的考驗,下班後的一場車禍讓他從此過着輪椅人生。意外發生後。心急如焚的家人趕到醫院,發現Garrick的病況後,淌着血流着淚卻也不敢把所有實情告訴他。只怕Garrick知道真相後,會承受不住。

躺在醫院一個月,他心中充滿了疑慮與不安。後來,在他出院前,醫生把實際情況坦白告訴了Garrick。

雙眼盯着自己的報告,耳邊傳來醫生的一字一句,就像是一把刀子,割着撕裂着他的心。腦海里只浮現“絕望”兩個字。

“當下,我才驚覺,原來未來我真的不能走路了,然而我是多麼多麼的希望,這只是暫時的,這是假象而已。”發自心中的吶喊和絕望的心情,真的叫他難以承受。

出院後,他跟隨父母回到自己熟悉的家鄉峇株巴轄(Batu Pahat)重新生活。

照片中的Garrick是當年25歲左右,正值青年的他在未來有着無限的可能性。

出院後生活讓他生不如死:禍不單行被病魔纏身
“我連死的能力都沒有”

本以為出院後日子會好過一些,Garrick嘗試說服自己,或許時間會讓他接受。還在適應這突如其來的改變之際,結果卻被病魔盯上,糾纏了他整整3年。每天一睜開眼就是吃藥、吃藥、吃藥……

每隔3到6個月就會發炎、發燒,不同病症進院治療,醫院也成為了他第二個家。因經常出入醫院,加上身體一天比一天虛弱,肺部因此受到細菌感染,不管再怎麼努力,身體都一直無法康復。

他沒有奢望可以回到像以前可以走路,但是他連想要健康的身體,重新學習如何在床上和輪椅上坐穩這些簡單的動作,都沒辦法做到,當時的他是多麼無奈既心碎的。

Garrick因傷及頸椎神經線,所以在坐起來時會像個不倒翁一樣東倒西歪的,就連想坐在床上也是非常艱難。

可以想象到Garrick是多麼無奈和沮喪,原本輪椅是他唯一的代步工具,若坐不起來,也意味着他只能躺在床上過一生。當下,我突然好像明白了,為什麼他說自己曾經有輕生的念頭。

不過,這念頭只是一閃而過。究竟,是什麼事情讓他一夜之間轉念?

聽着他的過去,原本稍微沉重的心情,從電話那邊傳來他噗嗤一笑,將空氣中凝結的悲傷情緒都化解了。

“我想過要去跳樓、拿刀自插、開煤氣爐吸毒氣、服安眠藥……等等這些方式自殺,但是現實情況只能讓我放棄,因為我連死的能力都沒有啊!”種種的自殺方式曾經在他腦海中浮現過多少次,最終他選擇對自己的命運臣服,並勇敢面對接下來的挑戰。

“既然死不了,不如好好活下去吧!”Garrick接受現實後,決定為自己往後人生負責。

面對殘酷的現實,多少都會有想過自殺,但是他心裡清楚那根本不能解決問題。死了是不可能可以一了百了?

撫養他長大成人的父母,對他不離不棄的女友,他們看着Garrick從死裡逃生,也在努力陪他走在重新的人生路上,如果他就這樣了結生命,他們餘生怎麼辦?會帶着悲痛活着。

所以,他不能這樣自私。因為這份愛,他努力復建;因為這份愛,他選擇堅強面對,只為了在未來的日子裡,讓家人和女友臉上繼續綻放笑容。

為愛重新開始
山不轉路轉;路不轉人轉:不能外出工作那就創業吧!

有一天,Garrick心情沮喪地和女友說:“唉,我以後再都不可以出去工作了”。

這句話像根刺一樣扎在女友 Audrey的心上,很揪心。畢竟跟Garrick在一起已經十年有餘,她深懂他的痛和遺憾,即使沒有說出口。

跟因為發生意外前,Garrick就是一個很喜歡廣交朋友的人。她心想,應該要跟Garrick一起做些什麼,讓他可以重拾人生努力的方向。

當年電子商務正好崛起,看來也是老天爺為他們開了一扇窗。Audrey和Garrick決定抓住這個機會,一個不需出門卻可以擁有自己事業的商機。

Garrick選擇了他較擅長的產品,通過網絡售賣手機殼。開始經營不久後,發現市場需求量不大,這門生意難以維持下去,最終只好宣告關門大吉。

這一次的挫敗,並沒有打沉他們。

“我們決定再試一次,進攻大馬年輕女生服飾市場。”

他們用五千令吉創辦了Shoploooh。起初,Garrick都是在家裡工作,通過網絡銷售。直到2016年,Shoploooh終於開設了第一家實體店,他偶爾會去門市看看。隨着員工人數增加,加上這兩年也不再經常進出醫院了,幾乎每天都會到公司報到。

為了方便Garrick進出,他們選擇了樓下的店面。另外,店裡也設有屬於他的小小辦公室,裡頭放了張床,好讓他可以隨時休息。

一切為愛而拼
身體障礙不能阻止夢想前進

Audrey開玩笑說:“我們是段孽緣來的”。她坦言兩個人在一起,雖然困難重重,但是也更有動力一起克服困境。

這就像他們創立的品牌所要傳達的信息一樣,“愛與堅持”,這都是為了愛堅持到底。

早期多數人只知道Shoploooh有一位漂亮能幹的老闆娘,直到公司品牌發布會後,大家才曉得Garrick是Shoploooh靈魂人物之一。

為了Shoploooh和Garrick,Audrey放棄了新加坡的高薪厚職,決定回國和Garrick一起發展Shoploooh。

創業初期,為了找到合適的布料開發屬於自己品牌的服飾、考察市場、約見客戶……Audrey是新加坡馬來西亞兩地飛,兼顧着全職工作和Shoploooh。Garrick則負責行政管理、財務、網絡行銷等,一人身兼多職。

如今,Shoploooh隨着他們的努力,從創立至今已有7年光景,而公司已擴充至超過10人的團隊。

儘管是身障人士,但並沒有局限了Garrick想要把Shoploooh做好做大的心愿。他和女友互相合作成為最佳拍檔,一人主內一人主外,為兩人愛的結晶(Shoploooh)努力打拚。

對於女友Audrey在他人生和事業上的一路相伴和扶持,Garrick心裡是滿滿言語也無法表達的感激。

Garrick雖貴為老闆之一,但也是固定領一份薪水。雖然目前收入並非很多,但足夠應付他個人開銷,也幫忙雇請了一位幫傭在家做打掃的工作,以減輕爸媽負擔。

“我很清楚自己要跟正常人無異的生活,例如出國旅行、坐車出門等等。但是我們的花費,都會比一般人來得多。所以我現在必須盡量努力多攢點錢,以備日後不時之需。”

“以我目前狀況而言,其實我沒辦法去計劃太遠,想要做到什麼還是最終得到什麼。但是,我明白活在當下,做好現在,對現在愛我的人,和我愛的人都全力以赴做到最好,這才是最重要的。”

事業是一份肯定
“我不是廢人,也可以自力更生”

25歲前,他對工作生涯並沒有很清晰的目標,車禍後的生活讓他有了不同的看法。

“以前我在新加坡工作全是體力活,現在我雖失去了行動能力,但卻能憑着自己腦袋在事業上有所謂小小作為。”

即便生活幾乎被工作佔滿了,卻忙得很開心,也忙得有成就感。

“Shoploooh真的讓我體會很多,在這裡我重新認識自己,我不是一個一無是處的廢人。”Garrick不但可以自力更生,而且在事業上也跟女友一起做出了一番成就。

除了日常的工作,Garrick漸漸對經商產生了興趣,只要稍微有空就會向前輩和同行交流,學習。

可見在創立事業路上,他不只是找到了一份收入與肯定,更找到了自己的興趣。

記者採訪後記:
世上沒有絕路,是看你要不要走下去

被老天爺廢了行動能力,並不代表死路一條,懂得接納不完美的自己,才可以去開拓更多無限的可能性。人生,沒有過不去的坎,只要你願意,未來和愛你的人一直在等你。

就像這次專訪中的男主角Garrick,一場車禍看似把他推入深淵,斷了他前途和未來。但是,卻因為他願意麵對和接受,進而在黑暗中找到了光,創出了自己的一片天空。

婼拉祝福Garrick在新的旅程上再創新巔峰,帶着Shoploooh越飛越高。

SHOPLOOOH 品牌故事

Garrick 因車禍被醫生診斷胸部以下永遠癱瘓,但他們相信 “老天它關了你一道門,它一定會為你打開另一扇窗”,在 Audrey的陪伴下他們一起創辦了 SHOPLOOOH,也因為彼此的 “愛” 與 “堅持” 一直走到了現在 ❤️ SHOPLOOOH 除了售賣服飾之外,也希望可以把這力量傳遞給更多人! #aboutSHOPLOOOHwww.shoploooh.com

Posted by SHOPLOOOH on Jumaat, 21 Jun 2019

記者:范婼拉
編輯:傑璽
照片:受訪者Garrick提供

我不完美 But I’m OK 職場系列

中學畢業後領着低微的收入,在籃球場上奔馳的她開始懷疑夢想的價值。就像周杰倫《稻香》里唱的,“追不到的夢想,換一個不就得了。”20歲那年,她忍痛退出自小熟悉的球場,重新開始球場之外的生活,追逐新的夢想。只是老天總是愛跟我們開玩笑,24歲那年她出了場車禍,從此下半身癱瘓…… 延伸閱讀

Hot TopicsNoottoday EssencePeople & Brand

比起同情更需要支持:修車Pakcik Busu教會我們的事

5655-pak-busufi2
views
2606

在馬來西亞職場中,你們身邊有沒有身障同事呢?或者認識身障的朋友?

Noottoday 傑璽曾經跟好幾位身障的小編共事。其實,無論他們的工作能力和態度上,都與常人無異。只是很多時候,人們因為一些不正確的眼光,在他們身上貼了標籤,導致他們失去的不只是工作和自信,更多時候是一個機會。

其實,他們需要的並不是同情,而是支持與信任,讓他們有機會像常人般在這個職場、這個社會自在地生活。

今天Noottody跟大家分享的,是最近在馬來西亞的社交媒體平台被傳開來,一位來自馬六甲的巫裔修車廠老闆的故事。他叫Pak Busu,和太太育有兩個孩子,同時他也是一位四肢不全的身障者,靠經營修車廠自力更生地養活一家四口。

比起同情他們更需要支持
Pak Busu:努力工作養妻活兒是我的責任

在他最近在臉書分享了一則貼文,然後不知怎麼地被廣傳起來。但是,要不是因為這樣,我們也不會認識到Pak Busu這樣的一個人物,更不會有機會讓大家進一步了解到,身為殘疾人士在日常生活中所面對到的困境,和人們一些善意的誤解。

“Patutler org x nk hntar kreta ke bngkel sy utk direpair…Rupa rupanye org kesian tngok sy buat keje.Jgn kesiankn sy..sepatutnye you all kesiankn ank bni sy nk mkn ape nnti.”

“難怪大家都不想把車送到我的車廠維修,原來是同情我辛苦工作。請不要同情我,反而你們應該憐憫我的妻兒之後有沒有飯可吃。”

“Ini dh tanggungjawab sy buat kejee..cari rezeki bg ank bni mkn,bg duit prbelanjaan ank skolah harian,byar bil api air,byar sewa umh dn mcm2 lg.Sape2 yg kreta rosak tu,hntarlh ke bngkel IM AUTO GARAGE sy.Bg sy buat keje, dptler sy bg ank bni mkn utk meneruskn kehidupan nie.

“工作是我的責任,要給妻子和兒女維持生計,給孩子每天上學的零用錢、還水電費、房子租金等等開銷。如果你們任何人的汽車壞了需要維修,就送到我的車庫吧!因為對我來說,只要有工作就可以確保妻兒三餐溫飽,維持生活。”

圖源:Pak Busu臉書專頁

此貼文發布後,不但引起網民熱烈回應,而且獲得廣傳,大家也紛紛關心Pak Busu的生活。熱心的網友們甚至還在留言處附上了Pak Busu的車庫名片,希望大家需要修理汽車時,可以送去Pak Busu車廠維修。

因為孩子尚幼,家裡都靠他修理汽車為生,而且這份工作風險其實也挺高,網友們關心Pak Busu和家人的未來,所以詢問他有沒有購買保險作為保障。

蓄有一頭長髮的Pak Busu,平常在臉書也是挺活躍的。對於網友的關心,他回應說平常要維持三餐溫飽都成問題,至於要作未來打算的事情,他無奈分享:“有心而力不及。”

用錯了方式的同情
請別怕“麻煩”他們工作

雖然,沒有人知道他是因何四肢殘疾,但是Pak Busu的故事,卻引起了大家的省思,“我們的同情是不是用錯了方式。”

因為同情身障人士在體力上的不足,擔心他們工作辛苦,因此就盡量“少麻煩”他們幫忙。但是與此同時,大家有沒有想過,他們其實就是需要我們的“麻煩”才能夠讓他們有工作可做,得以維持生計呢?

相信他們的能力,理解他們的需要,同時也適當地給予他們方便和協助,其實他們也是可以很妥善地處理好工作。

雖然不完美,但是他們無論心態和能力上,都很OK也應付得來。

在馬六甲一帶的朋友,如果需要修理汽車時,可以也給Pak Busu支持,到他的車廠給他幫你維修。只是去之前,如Pak Busu說:“先預約。”

這裡也請允許Noottoday為Pak Busu做些什麼,感恩Noot 人們。
Pak Busu 聯絡號碼:012 2195235
臉書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pak.busu.3

編輯按:

許多職場人總抱怨自己工作和生活,抱怨生不逢時、缺這缺那的,何不抱着一顆感恩精進的心,去珍惜去努力創造想要的人生。我們擁有比任何人更具足的條件,請珍惜自己所擁有的一切,活在當下,全力以赴做到最好。好好工作,好好生活,我們沒有任何哭泣和放棄的理由。

Pak Busu臉書原文

Patutler org x nk hntar kreta ke bngkel sy utkdirepair…Rupa rupanye org kesian tngok sy buat keje.Jgn kesiankn…

Posted by Pak Busu on Selasa, 19 November 2019

職場上他們和別人無別:追夢不需要完美

“做什麼行業都能賺錢,只在於你有沒有付出努力去耕耘。”——Yaya (Victory Yaya創辦人)
Editor’s choiceNoottoday EssencePeople & Brand

為自己生命灌籃一次:前籃球女國手癱瘓後駕Grab,人生沒有絕路!

4468-我不完美篮球222
views
9653

看着電視熒幕上球員們汗漓盡致地在球場上廝殺拼搏,她心裡也莫名跟着熱血沸騰。曾幾何時,籃球場上都是她的汗水與熱情,只是老天在每個人的生命中都有祂安排好的劇本。至於是否能夠改寫生命,一切看自己如何扭轉乾坤。

她曾經是大馬女子青年籃球隊隊員,11歲開始訓練,15歲就離開從小長大的峇株巴轄,離開家人身邊,獨自提着行李轉校來到吉隆坡寄宿學校。每天早上到學校上課,下課後就去練球,為完成籃球國手夢,再孤寂的心也可以撐着。

只是,中學畢業後領着低微的收入,在籃球場上奔馳的她開始懷疑夢想的價值。就像周杰倫《稻香》里唱的,“追不到的夢想,換一個不就得了。”20歲那年,她忍痛退出自小熟悉的球場,重新開始球場之外的生活,追逐新的夢想。只是老天總是愛跟我們開玩笑,24歲那年她出了場車禍,從此下半身癱瘓。
她是Noottoday《我不完美But I’m OK》職場系列的第四位專訪人物——沈茗卉。

不是不愛籃球了
生活需要顧及現實

31歲的茗卉,留着一頭短髮,性格陽光開朗,有着好看的五官而且還長得有點帥氣。有時候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我問題時,還會“呵呵呵”笑起來。

離開球場後,她曾當過美髮師、保險業務員、唱歌賣藝等,一人身兼多職,每天早出晚歸。如果人可以不用吃飯、休息和睡覺,當年她應當會把一天24小時用來賺錢。

至於離開國家籃球隊這件事,我問她真的捱不下去嗎?

“嘻嘻 ,這個嘛!雖說在國家隊包吃包住,但並沒有多少獎金。想要有生活費就要勤力去練球;平日一共有兩場練習時間,但因為早上要上課,只能下午去練球,一天只能賺到5塊,周末因為沒有人煮飯,所以一天會拿到20塊伙食費津貼,”愛笑的茗卉總是讓我感受到她那份陽光氣息。

她分享中學畢業後,一天就可以練兩次再加上周末的伙食費,每月最多也只能賺三百多塊。

“而且以前運動員不像現在有很多sponsor,按當時我國國家籃球隊球技,要想奪下亞洲球賽獎金,根本輪不到。”

人是要錢買飯吃的,沒錢還談什麼夢想?原來,讓茗卉失去熱忱不是身體的疲憊,而是殘酷生活澆熄了她心中那團火,讓人心累。

正當她忙着找飯吃,希望能趁年輕多賺一些改善生活時,天意弄人,一場車禍把她的人生計劃全盤打亂。或許本來老天只是想讓這年輕姑娘學習放緩腳步,別過度操勞搞壞健康,卻錯手永遠奪走了她行動的能力。

回想起當年車禍,她稍微嘆氣了下。事發當時,茗卉是載着兩位朋友從吉隆坡回峇株巴轄中江家鄉探望家人。結果,路上卻發生了車禍並撞上分隔島,其中一名朋友飛出車外不幸喪命,而她則頸椎嚴重受損導致下半身癱瘓,肩膀以下失去知覺。

意外之前,茗卉除了籃球和工作之外都喜歡趴趴走。

不相信是自己真的殘廢了
“我以為過一陣子就會好起來的

茗卉從小熱愛戶外活動,平常也活蹦亂跳的,車禍後的她必須從此以輪椅代步。家人心痛之餘更擔心她接受不了這個事實。

醫生在她手術醒來後,毫不隱瞞地告訴了她下半身癱瘓的真相。但是,一旁卻每天聽着家人朋友鼓勵和正面的安慰,無形中她也自我催眠,認為自己並非殘障人士。

“醫院打電話來叫我去學習如何自理,使用輪椅那些有的沒的,當時我完全不想去,也不要去。因為我想,反正只是暫時不能走路而已,只要修養多一陣子,很快就會好起來,做么還要浪費時間去學哩?!”

日子一天一天過去,一年半了,茗卉依然無法站起來。

直到有一天,茗卉很要好的朋友(鍾愛萍)再也受不了她這樣自我催眠(也是逃避現實)下去,直接一盆冷水澆給她醒!

“你不能走路了,別再浪費時間!去醫院學習如何自理,接受現實啦!”

話語句句刺進她心,但是卻讓她徹底清醒。那天之後,茗卉天天到醫院報到,並做了2個月的復健訓練。後來在朋友的鼓勵下,茗卉離開家人跟隨朋友到新山,學習重新開始獨立生活和工作。

小時候的茗卉,十分趣致可愛,深得家人疼愛。(右邊為茗卉哥哥)

面對現實:一切重新來過!

為了教茗卉如何自理、推輪椅、上下車等,朋友特意上網觀看一些教學影片,並親自示範。起初朋友會從旁指導和協助,後來朋友為了讓茗卉儘快上手,加強嚴厲訓練。

茗卉也拿出以前打球的精神,不怕挫敗不怕痛,一再反覆練習,為了將來奮力而戰!

“跌倒了我就再爬起來繼續。剛開始練習從輪椅到車上,要花半個小時。後來,越練越熟練,不花幾分鐘就上到了。”就連輪椅不小心溜走,身手利落的她也學會怎樣保護自己,不再輕易跌傷。

現在的茗卉,生活起居統統自己一手包辦,只要有機會就會跟朋友們一起出國旅行。關關難過,關關過,如今身體上的不便已經難不倒她。

“慢慢從生活和工作習慣了這樣的生活,會發現其實根本沒什麼大不了,我們也可以跟一般人一樣生活。”

“只是,有些東西做不到,這樣就不要做咯!做我們做得到的東西。像我要出門時,我知道這個地方不方便我的,我就不要去,去我知道可以去的地方就好,”樂觀正向的茗卉,也成為了大家身邊的小太陽。

茗卉感謝家人和朋友在她面對挫折後,一直陪在身邊給予無限的愛和鼓勵。(右為茗卉媽媽)

寧可駕Grab
OKU職場收入很難養活自己

2015年,茗卉開始重回職場,托朋友介紹開始了倉庫管理員的工作。不過,因為長時間待在衛生環境差勁的倉庫,結果影響了健康,賺來的收入都給醫生看病了。

後來,經朋友介紹輾轉去到律師樓工作。雖說同事們都很照顧,可是因為千多令吉的薪水,扣除每個月的停車費、車油費、公積金、社保費(SOCSO)等,已所剩無幾,根本無法負擔生活費,更別說計劃未來。

“唉……殘障人士薪水比普通人低,但生活開銷卻比普通人高,”茗卉嘆了一口氣,真的是有苦沒人知。

身為殘障人士後,她深深體會到在找一份合適的工作時,考量的因素特別多。除了工作地點以外,還要因為無法控制排泄的失禁問題,有時候不得不請假回家清理。雖說同事不介意幫忙,但次數多了自己也會會感到內疚和過意不去。

後來透過朋友建議說不如嘗試做Grab司機,茗卉重新看見了希望。因為這份工作不僅時間自由,且還能賺取更高的收入,正好解決了她所有顧慮,這一做就做了兩年。

接受事實面對現實:將讓人無所不能!

雖然茗卉需用手動踩油門和剎車,駕車技術可是跟其他司機沒有差別。要是從車外看,你絕對不會發現她是殘障人士!

她每周一至五天微亮就起床開工,約傍晚時間就收工,而周末會盡量休息。現在的她不再是個拚命三郎,每一天工作時數會按照自己身體狀況做安排;有時開9小時,有時就開12小時。

之前因得過兩次褥瘡,一休息就是兩個月,因此她不敢再亂來,會提醒自己努力工作也要記得休息。

“我覺得健康還是最重要的,不然辛苦賺到的錢,結果統統花在醫藥費上,不值。”

平時出門上班,茗卉都不帶輪椅,不禁讓我好奇她午餐是如何解決?

“哈哈!我就叫外賣服務咯!不然就駕車兜兜看附近有什麼餐廳可以讓我停一邊,然後我就喊服務員幫忙打包,” there is a will there’s a way,從接受自己行動不便的那天開始,已經沒有任何事情可以阻擋茗卉往生活前進。

工作上遇到的一些挑戰難不倒她,不過,還是會遇到一些是她無法掌控的事,比方說顧客故意刁難、系統出狀況導致無法接單、申請PSV公共服務執照未通過等等,心情多多少少難免會受影響,但她選擇放寬心,坦然接受。

謝謝暖心的乘客和夥伴們
是你們照亮了這顆小太陽

當Grab司機的這段期間讓茗卉感受到許多人情溫暖,素未謀面的人常在她遇上麻煩時,都很樂意伸出援手。

“記得有一次我的車仔在路上爆胎,其他司機收到消息後,立即趕到現場幫我換後備輪胎,”感動到茗卉至今心裡還是暖的。

經常很多乘客因為看見她積極生活的態度倍受感動,都會大方打賞小費鼓勵她。

“有些熱情的乘客可能怕我不好意思收,會把小費硬硬塞進我的外套。我還來不及說謝謝,他們就開車門下車跑掉了,”想起來,真的是既感動也好笑。善良可愛的人們,感謝你們如此關照這顆小太陽。

每一份認同,每一份的愛,都是讓茗卉繼續努力下去的動力,但是她真的好想親自跟你們說一句:“謝謝”。下次搭Grab若遇到了茗卉,記得可別急着“逃走”,好嗎?

記者採訪後記:
人生沒有絕路,你自己可以走出一條生路

從茗卉的經歷,我看到了想要重獲新生的她,學會放下曾經作繭自縛的自己,接受命運的安排後,破繭成蝶飛出她精彩的人生。想到這裡,經常我們不管在工作或生活上,難免會遇到挫折,然後就自我封閉起來,甚至怨天尤人。其實,我們都忘了,老天爺若關了你一扇門,一定會為你打開一扇窗(甚至很多窗)。

想要過什麼樣的生活,就看你選擇要走什麼樣的路。OKU(殘障人士)只是個代名詞,想要改寫人生就先改變自己。祝福茗卉再未來路上,可以繼續精彩亮麗的生活,成為一道光,照亮自己也照亮他人。

記者:范婼拉
編輯:傑璽
照片:沈茗卉提供

下一篇:輪椅上奔馳的畫筆:從職場菜鳥到成為大馬著名時事漫畫家,誰沒被欺負過?

為了喜歡的事情,你可以去到幾盡?為了實現夢想,你可以多努力?
3歲才開始學會跑的年紀,卻因為一場高燒讓他從此與小兒麻痹症掛上等號。
因為愛上畫畫,小兒麻痹讓他右手萎縮無法握筆,一個右撇子竟能訓練左手作畫;
為完成美專學院(MIT)課程,3年來天天拿着拐杖爬租3層樓高的店屋;
因為畫畫就是他的夢想,他的生命。即使最愛的母親離世前,百般勸阻他不要再畫了,他還是堅持以畫前行……延申閱讀《輪椅上奔馳的畫筆:從職場菜鳥到成為大馬著名時事漫畫家,誰沒被欺負過?》

Editor’s choiceNoottoday EssencePeople & Brand

輪椅上奔馳的畫筆:從職場菜鳥到成為大馬著名時事漫畫家,誰沒被欺負過?

时事漫画绍胜3485a
views
7649

為了喜歡的事情,你可以去到幾盡?為了實現夢想,你可以多努力?
3歲才開始學會跑的年紀,卻因為一場高燒讓他從此與小兒麻痹症掛上等號。
因為愛上畫畫,小兒麻痹讓他右手萎縮無法握筆,一個右撇子竟能訓練左手作畫;
為完成美專學院(MIT)課程,3年來天天拿着拐杖爬租3層樓高的店屋;
因為畫畫就是他的夢想,他的生命。即使最愛的母親離世前,百般勸阻他不要再畫了,他還是堅持以畫前行。

他是Noottoday《我不完美But I’m OK》職場系列的第三位專訪人物—— 大馬著名漫畫家林紹勝

馬來西亞名漫畫家:畫了大半生

翻開報章,或者在網絡上不難發現他的作品,其中他的時事嘲諷漫畫極有人氣,總是能夠一針見血帶出相關涵義,引發人們思考。

我與紹勝其實一面之緣,但是已經好幾年了,當時是前公司的一場網友聚會。活動現場,發現了一位和我一樣坐在輪椅上的男生,他單獨一人緩緩推動着輪椅在人群中穿梭。

一身簡單利落的衣着,頭上扎了一條馬尾,渾身散發一股藝術家的氣息。後來,才知道原來他是大馬有名的時事漫畫家。當時才40有幾,轉眼間他如今已經年過半百,原本烏黑的髮絲上已多了幾條歲月留下的銀絲。

“我出生在關丹的一個小鎮,上有8位哥哥3位姐姐,家裡我是老么。” 藝術家總有着一種獨特的氣質,他無論是外型還是言談中,就一個酷字。

常說老么總是幸福的,但是從5歲起,他童年回憶中都是拄着拐杖走路上學、跟玩伴遊戲喜樂的畫面。

“年紀大了,現在每天忍受着身體各種勞損和疼痛,很容易就覺得疲累,身體狀態大不如前。” 紹勝分享,這是小兒麻痹症後期會出現的癥狀。不意外,因為他知道自己會比一般人老化得快。

我聽着他娓娓道來着大半生的作畫人生,就像一壺陳年普洱,越陳越醇。

舊的練習本子畫出一生夢想

說起如何開始走向畫畫這條路,他淡淡地彎起嘴角,時間回到童年時期。

“我爸賣面的檔口隔壁是賣菜的,有個跟我年齡相符的兒子。我們兩人後來玩在一起,並在舊的練習簿上畫東西,一邊畫一邊講故事。從那時開始,我覺得畫畫原來是一件很好玩的事情,也開始喜歡畫畫。”

自那時起,紹勝無時無刻都握着練習本子和畫筆,如果在電視上看到了喜歡的卡通人物,還是有任何讓他覺得有趣的事情,就會發揮創作靈感畫下來。

哥哥在他成長期間,也給予了他不少在作畫路上的栽培和啟發。

他分享自己在13歲時曾與當牧師的哥哥同住一起,那段時光也是他人生最快樂的其中一段歲月。

“哥哥從不阻止我作畫,還任由我把畫貼滿在牆上,” 疼愛他的哥哥,心裡可能都是時刻以這個小弟的創作能力為榮。

“他不單是我的輔導師,還會常常刻意提出各種課題跟我辯論。其實,我明白他是為了鍛煉我的思考模式,以及文學修養。他更教會了我如何對事情觀察入微,使用簡練字眼表達想法。”

也因為哥哥在日常生活中給予的訓練,比起其他畫家,紹勝的時事漫畫作品更能巧妙絕倫地捕抓到人物神韻,或是事情的亮點。內容不但一針見血,而且總是容易引起共鳴,深入民心。

當夢想遇見現實:身邊總會有打擊你的人
他遇上了職場最殘忍的事

儘管紹勝對時事漫畫很有天賦,但又如何?要得到認可並非那麼容易。

他跟拉拉分享,曾經將自己嘔心力作投到報館,很高興成功被徵用。但是,讓人心寒的是,徵用後竟然連一分錢都沒有收到。

更叫人氣憤的是,被錄用的作品要嘛名字被換掉、要嘛被抄襲,再不然登出來的畫質很爛,影響了他原本想要帶出的效果。

回想這一切,紹勝語氣中儘是無奈。

“有時候,我們和其他競爭者比拼的不是實力,而是你有無人脈。因為,人家沒有義務給你機會。” 聽到這裡,我忍不住替他感到不值!但是,又能怎樣,這叫社會。

也謝謝這些不公平的對待,不但沒有打沉他反而讓他誓言一定要成功應徵到最大的媒體公司上班。當時,本地其中一家報館正是他鎖定的目標。

只要看到該報館徵聘啟示,他就寄上履歷表。但是每一次的回復,來來去去就是這份工作不適合他,不然就是不方便他。雖然屢試屢敗,他卻從未想過放棄。

換個作戰方式,他積極在該報館的論壇平台投畫作,希望他的才華終有一天能被看見。

皇天不負苦心人,花了整整七年時間,他終於得到入職通行證!

在我都還沒來得及舉手為他鼓掌,替他守得雲開見月明歡呼之際,他告訴我,社會的殘忍才正要開始。踏入職場,警告信、吃死貓、欺壓……統統變成了他人生全新考驗。

職場上的處心積慮,爾虞我詐
不會因為你是OKU而
放過你

在收到入職通知後的紹勝,是喜憂參半。開心是因為自己爭取已久的夢想終於成功,但是憂愁的是自己將搬到城裡生活,擔心環境的不友善將為他帶來許多挑戰。

但是,既然都爭取了那麼久,他告訴自己絕對不可以輕易放棄。

“例如辦公桌椅,因為我脊椎側彎嚴重,所以身高與桌椅高度有一定的差距,”若把椅子調高,腳又會懸在半空中,對別人看似微不足道的事情,但是對他來說都是一道道障礙。

菜鳥初踏入職場,因為不懂人情世故,有話直說,結果在跟同事和上司溝通上,經常碰釘子,得失了不少人。被資深老鳥差遣,還是上司不留顏面當眾斥罵,或是吃死貓都是家常便飯。

種種初入職場的經歷,令他漸漸明白一件事情,就是唯有讓自己變得更強大,才能改寫結局。

“我曾經天真以為我懂,我知道,所以別人就要聽我的。但是其實不是的,職場上是你混夠久了,別人才會願意聽你的。”

在報館硬着頭皮碰了不少的牆後,從原本寒如冬天的職場生涯,紹勝終於感受到了春天的美好。

作品終於被看見
不放棄是看見希望的鑰匙

在報館這段日子,紹勝時事漫畫受到肯定,並獲得刊登的機會。甚至還被調派到其他部門,負責設計工作的領域。如果當初他因為碰到挫折,或者不公平就放棄,故事就不是這樣了。

“不像初出道時,沒人認識就算了,可能你多說一句都會被人嫌棄,被瞧不起。”

後來,他說的話,漸漸也有人聽了。

2006年,他更第一次舉辦了個人漫畫展。直到2008年,他辭去報館一職,展開了自由業的生涯。他開始自己接job為顧客做設計,畫插畫和漫畫。

後來幾年,他陸續推出漫畫集,也開辦了不少個人漫畫展覽,也在畫畫生涯中為自己斬獲不少獎項。

雖然沒有全職工作,但是收入尚算穩定。

紹勝2017年作品之一
紹勝2018年的作品之一

吃多少住多少:註定的
我們最重要過好每一天

“一個人的生命長短,一切由老天爺安排,只要老老實實過好每一天就是了”,年過半百後的紹勝,依然每天做着自己喜歡的畫作事業,在家鄉過着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生活。

只要一有空,紹勝就會到家附近的茶餐廳,觀察小販們一天辛勤忙碌的生活,並從中悟出一些人生之道。

“我現在每天都和時間賽跑,希望趁自己還有能力可以存夠一筆養老金,能做多少就做多少,”簡單踏實,只為了希望在日後可以不依靠他人,過着採菊東籬下的老年。

說樂知天命嗎?或許他是。令我敬仰的是,他不只是想着安度晚年。或許此刻如果紹勝媽媽天上有知,相信對兒子當初的堅持會感欣慰。

“我一直想要開發本地量身客制輪椅的市場,一來因為外國進口的輪椅價格昂貴,不是所有人負擔得起。二來,我發現很多身障人士的輪椅並不合身,這很容易導致他們因為輪椅的不合身引起第二次受傷。”

紹勝希望可以開發依照身障的體形和需求客制輪椅,解決殘障人士們每天需要輪椅代步的困擾。

冷酷的外表下,那是一顆熾熱的漫畫家心。如果你覺得自己在職場上,總是處處不得志,處處不如意,與其問為什麼倒不如問自己可以怎麼樣—— “Ask HOW instead of WHY”。

**拉拉小編按:曾聽過身邊人告訴我:“再喜歡的工作,一旦變成了職業慢慢會失去熱忱”,而紹勝正是最好的例子。他不僅僅從中得到滿滿的成就感,而且作畫路上是越戰越勇,越畫越快樂。你呢?面對自己追求的夢想,你願意克服一切困難,勇往直前嗎?”

記者:范婼拉
編輯:傑璽
照片:林紹勝提供

《我不自棄:22歲意外致下半身癱瘓,轉當導遊司機活出快樂飛輪人生!》

常常說,老天對你關了一扇門,就會對你打開一個窗。這道理在他22歲之前,對他而言一點關係都沒有。直到一場車禍讓他永遠的失去了行動能力,上天真的狠狠地關了他一扇門……延申閱讀《我不自棄:22歲意外致下半身癱瘓,轉當導遊司機活出快樂飛輪人生!》

Editor’s choiceNoottoday EssencePeople & Brand

我不自棄:22歲意外致下半身癱瘓,轉當導遊司機活出快樂飛輪人生!

2745-导游司机victorfi1
views
6793

常常說,老天對你關了一扇門,就會對你打開一個窗。這道理在他22歲之前,對他而言一點關係都沒有。直到一場車禍讓他永遠的失去了行動能力,上天真的狠狠地關了他一扇門。

認識他,是因為去年他女友Winni在KL吹水站群組,分享了一則有關他們的愛情故事,並且引起了超大的迴響,也引起了我的注意。

19年前,原本是跟堂弟相約出外喝茶,結果路上遇到車禍,導致下半身永久癱瘓,只能靠輪椅度過下半生。那年,他22歲。

如今他是一位導遊及司機,開着休旅車快樂地載着遊客穿梭在沙巴亞庇大街小巷。

他也是Noottoday《我不完美But I’m OK》職場系列中,第二位專訪人物——快樂飛輪導遊司機彭國聰(Victor Pang)。

(左)女友Winni (右邊)Victor彭國聰

醒來發現殘酷的事實:人生就這樣完了嗎?

因為長期當導遊司機,所以曬的一身健康的陽光麥芽膚色, 談吐斯文有禮,性格也十分開朗。

“你知道我小時候志願是想當什麼嗎?” 我還來不及思考回復,他噗呲笑出來說:“農夫,一個可以住在森林裡的農夫”。

“嗄?!農夫?”我還真的無法理解。

後來他解釋,是因為喜歡親近大自然,想說如果可以在森林裡有自己的一所房子,然後有農場和菜園,當個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農夫,日子多麼寫意。

家人當然是不鼓勵的,幹嘛沒事想要躲進森林當農夫。只是,即使家人不反對,老天後來的安排也阻止了他圓這場夢。

“車禍後,我從床上醒來。心想,完了,以後不能走路了。” 回想當初,眼神多少還帶點傷感。

車禍後他共動了3次大手術,在醫院躺了至少3個月,花了大約3年時間做復建和適應全新的人生。

那段期間家人、朋友都給了他非常非常多的鼓勵、幫助和支持。

“為了家人,我只能也必須振作,不能就這樣躺在床上自憐自哀一輩子。”

眼前的Victor除了下半身無法行動,但是生活起居與常人毫無分別,上廁所、洗澡、下廚、做家務、駕車、工作、拍拖……甚至還可以連女友Winni也一起照料,替她打點生活上所需。

像baby重新開始:學習自理和生活

出院後,輪椅就是他的腳,開始他的飛輪人生。一些平常原本看起來毫不費力的事情,對他來說卻變成了一個“難”字。為了學習可以獨立生活,再難也要克服。

從學習如何在床上坐起來,再從床上把自己“搬移“到輪椅、然後上車下車、推輪椅上階級上斜坡等等……都是經歷了上千回、上萬回跌倒再跌倒,身體破損疼痛了無數次後,最後才掌握到自理的能力。

我說,“當時生理和心理上一定特別難熬”,他淺淺笑意帶過。

在他重生的過程中,家人全看在眼裡,再心疼也只能將淚水往肚子里吞,默默地從旁給他協助。

而Vcitor心裡清楚,跌倒時,會有人扶他起來;快撐不住時,會有人給他加油打氣。只是,他知道失去了行動能力的人生,要成功必須靠自己。

車禍前,Victor原本是跟父親從事木材行業。車禍後,他曾嘗試在外尋找合適的工作。然而,當時卻沒有一家公司願意請一個OKU,這件事還讓人感覺挺難過的。

他心裡清楚,大部分老闆寧可以同一份薪水聘請一位健全的人,也不會選擇一位身障人士。最令他無奈的是,不是老闆不要而是不敢請!

OKU就不配擁有一份工作嗎?
派傳單被理髮店老闆大聲吆喝驅逐

“大馬有很多地方都沒有完善的殘障設備,好讓輪椅可以方便出入。很多公司都是在樓上,加上沒有電梯,根本沒辦法上去。”

Victor分享,所以公司根本不會考慮聘請一位坐輪椅的員工來上班,更不可能每次要求同事幫忙抬上抬下。

另外,Victor也提到,政府並沒有法定規定若聘請OKU到公司上班,會有額外補貼。這導致老闆們都不敢聘請,更不懂該付多少薪水才是合理。

“去公司上班不方便,但是在家工作薪水卻很低,這樣我們根本無法生活。”

但是,20多歲人不可能天天躺在家,衣來伸手飯來張口。所以他決定和弟弟一起開手機維修店,試看自己當老闆。只是事與願違,生意維持不到1年就因為營業額不理想而逼迫結束。

後來,透過朋友介紹開始陸續做過不同行業,包括在印刷公司當小弟,網絡推銷員等。

回想當網絡推銷員的那段日子,他不禁苦笑了。

“記得有一次,我和同事到理髮店派傳單,沒想到老闆一見到我是坐輪椅的,不但一臉鄙視,還對我大聲吆喝:“做么,要賣什麼!”

“我嘗試跟老闆解釋,我不是來賣東西的,但是……”語氣中儘是無奈。

儘管他一直嘗試向老闆解釋,自己不是來賣產品的,但依然被當成是過街老鼠,招來辱罵吆喝。理髮店裡里外外的人都猛盯着他,場面尷尬得他不想再多做解釋,馬上逃離現場。

開車當司機吧!
找到了老天為開他的那扇窗

直到2年前,Victor在家開始思考自己未來去向,這樣打工下去不是辦法。他靈心想:“山不轉路轉;路不轉人轉!”

“既然我考到了OKU駕駛執照,就應該好好用它來養活我自己。”

一般人駕車可以手腳並用,但是他的車是經過改裝,好讓他可以單靠雙手,就可以控制方向盤、踩油門、拉hand brake等等。想到這些種種障礙,曾經也令他相當擔心和卻步。但是,後來在親友的鼓勵下,他決定先從當Uber司機賺錢開始。

可能對別人來說,開車載客,有什麼難的?但是對他來說,這是一份不簡單的工作。

“我沒辦法走路,更別說開車載客,這是一個很大的挑戰。女友一直在我身邊鼓勵我,給我信心,叫我敢敢去做。”

Victor分享,駕Uber如果要賺到可觀的收入,除了要看乘客臉色之外,平時也要勤力接單。

“根本沒辦法好好吃一頓飯,加上大馬殘障停車位不多,想下車都很難。很多時候,我都是在車裡吃餅乾就搞定我一餐。”

在當Uber司機的那段時間,有時候幸運載到遊客,看到Victor是當地人,就會索性包車到自己想去的景點。這讓他可以不用這樣麻煩東兜西轉載客下客。

“我記得我的第一班顧客是香港人,因為我懂粵語,所以就包我的車玩幾天。”

Victor其實知道這樣是不符合Uber條規,但是有頭髮誰會想做癩痢?為了積攢生活費,當初也只能違反條約夠私下接job。

沒有想到,也因為這樣讓他後來累積了不少熟客和生意。最後決定辭掉Uber司機一職,開啟了他的導遊司機事業!

做喜歡快樂的事情:再累也值得

Victor工作內容除了需要為顧客安排行程,還包括打點住宿、景點活動以及接送服務等等。

他坦言,這份工作唯一比較吃不消的,就是要長時間待在車裡,短程至少要8小時,有時候需要長達14個小時。

“每一次回到家,我的背啊腰部啊好像要斷了一樣,”他笑着,雖然很痛,很累,而隔天又要一早爬起來接顧客,但是心裡是快樂的。

一開始生意不怎麼樣,平均才賺到500令吉左右,根本不夠生活。如今也算熬到小有名氣,有時走在路上還會被人認得出來,叫他“OKU導遊”。

“做導遊司機這份工作,真的很快樂。能夠讓世界各地的人體驗到沙巴亞庇當地的風光旖旎,民土風情,又可以賺取收入,挺有意思的。”

他笑說,工作儘管有苦有累,但是盡心服務後看到顧客滿意的笑容,是推動他繼續努力當好導遊司機的動力。

“我啊,看到顧客玩得開心,吃得開心,興奮地跟我分享旅程點滴時,就滿足了!”

後來他也在臉書開設了專頁馬來西亞沙巴租車旅遊服務),吸引不少人使用他的服務,加上客戶的好評,讓他建立了自己的市場。如今平均一個月帶2至3次團,人數為7至20多人左右。

社會從來沒有放棄你:而是你有沒有放棄自己

即便Victor的職場路波折重重,但是最終找到了他熱忱的事業,也為他帶來了生活收入。這是因為一路走來,他從來沒有放棄自己。

他坦言,目前收入其實還不算很理想,但至少完成了他多年以來的一些夢想。

“像去年,我終於有能力可以給爸媽包個大紅包,感謝他們的養育之恩。另外,我也在今年履行了帶女友出國旅遊的承諾。”

“沒有辜負家人和女友當初對我的信任、給我的鼓勵和幫助。” 嘴角揚起的笑容,是幸福的。

很多時候,當我們看到他人的缺失或不足時,就馬上下定論認為他們是不行的,做不到的,否定了他們的一切可能性。

但是,我們是不是忘了很多時候,即使再完美的人也會有缺失?只是身體上的殘缺赤裸裸地被我們所看見。但是,要知道內在信念遠比外在一切更有力量,更強大。

雖然Victor下半生都必須與輪椅為生,在他人眼中那輪椅可能是絆腳石。然而實際上,輪椅是他的風火輪,助他一步步走向非凡的人生。
他是快樂飛輪導遊司機——Victor Pang,駕着亞庇的夢!

記者:范婼拉
編輯:傑璽
照片:Victor Pang提供

下一篇:我不完美But I’m ok系列:《玻璃王子的鑽石人生》

常常,我們說容易內心受傷的人很玻璃心。玻璃心其實不會碎,即使碎了也會康復。但是,玻璃人一碰就碎,碎了可能就一輩子了。28年前,當他睜開眼睛看見這世界時,他並不知道,接下來每走一步路,都是老天派給他非一般的人生路……延申閱讀《90後玻璃人的鑽石人生:小學沒畢業天天在家上網打遊戲,靠網賣年收入幾十萬!》